一条咸鱼千

今日课题:怎么变成仙女

【A8】(假的)cp糟糕向30题

*假的,都是假的,乱七八糟放飞自我的产物,和三十题本身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出场人物:A8全员

*崩,短(ooc到妈都不认识)

预警,高度预警。

 

 

 

 

 

1 噎人

“大仓先生?你确定要咖喱饭和天妇罗盖饭一起吃吗?”

2 感冒kiss

“不存在的。我们杰尼斯不会这么做,我们相信科学。”

樱井翔如是说。采访的杂志记者露出了崇拜的眼神,飞速在小本本上记了下来。

3 一只拖鞋

樱井翔涂完洗发露,无意中发现他的拖鞋只剩下了一只。

???开玩笑!名侦探樱井才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一定要抓到拿走了拖鞋的人!他一掌推开淋浴间的门,穿着一只拖鞋艰难的移了出去。

旁边几间淋浴间里都有人还在淋浴,他稍微低下身子从地板间的缝里瞄了几眼,没有多余的拖鞋,clear。浴池边什么也没有,clear。更衣室,cle.......谁把拖鞋藏在了更衣柜下面啊可恶!

穿上从狭小的更衣柜与地板的缝隙间费力掏出来的拖鞋,樱井心中充满了骄傲与满足,走回淋浴间打算冲掉泡沫,然后他看到相叶大野和二宫挤在他的淋浴间。

“哇小翔怎么这么好骗,用一只拖鞋就成功了”“我就说对付他这种强迫症轻而易举吧,大叔你拿着什么,包装看起来好娘哦。”“来,翔君的洗发露好好闻的......”

他站在淋浴间门口,对着正起劲的涂着他的洗发露的队友们无奈地吼:“抢淋浴间吗!堂堂正正的来啊!”

4 锦户君hi,锦户君bye

“今天又被二宫君无视了!”

锦户握着手机不甘心的站在乐屋里大喊。

5 全身按摩

“丸山君!吃饭了!”

丸山应着staff的喊声,在渋谷的背上最后拍了一下就站了起来,几个小跳步跑开了。渋谷的头仍然贴在地上,一脸不敢置信“喂maru,不是吧真的吃饭去了,你按完再去好吗,你真的有按对穴位吗喂......”

6 剑重要还是我重要

横山拼了命的按着掌机的按钮,眼睛也不眨一下:“subaru先不要管那个大宝剑,不行我要撑不住了,谁来帮我一下”大仓的手指也发疯的在掌机上按着“我也脱不开啊这里有三个怪我一打三,suba不要——啊!!!subaru君你怎么就死了啊!”渋谷虚弱的说着“这不行啊”缓缓向后倒去,下一秒就人物死亡的大仓丢了掌机揪住渋谷哭喊“你怎么能这样!我死的太惨了啊!剑重要还是我重要啊subaru!”渋谷摊在地板上,声音无力:“对不起战友们,我已经走完了这光辉的一路,拿到这把大宝剑,是我最后的——荣耀——啊yoko也死了,快点我们换个关打。”大仓立刻捡起掌机:“说吧72还是68?”

横山默默地换了个游戏。

7 易拉罐环

“subaru,这个易拉罐环,你看到了吗,你愿意——啊断了!!!不!我的戒指!”

大仓对着丸山哈哈大笑。丸山受伤的从碎成两片的易拉罐环里收回了目光,面对渋谷僵硬的微笑,他不知如何开口辩解:“不,不是的,这是个意外......”渋谷认真的点点头,“没事,我愿意——”“哇小渋这样你还愿意陪我演你太好了!”“——喝完你这罐可乐——”渋谷说着拿过了丸山手里的可乐罐扬长而去。

8 谁吃了那包过期泡面

横山、村上和锦户齐齐的看向大仓。

大仓不明所以,然后立刻连连摆手:“我不是,我没有”村上和其他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赶紧对staff说“应该不是我们吃的吧,要不要再找一找?”staff犹豫的点点头“好的,我们努力再找找”就走开了。村上推开乐屋的门,说“大仓你真的没吃?”他们一个接一个的走进去,大仓站在门口,极力辩解:“没有!泡面味道太大了我不会上台前吃的。”“你真的没有?”横山指了他的领口一下,他立刻捂住领口:“我真的没有吃!虽然我看到了。”锦户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看到了?在哪里?”

“在yasu的座位下面。他捏着玩来着。”村上走过去,在座位下发现了一包被捏碎的泡面,他拿着哭笑不得:“刚才你为什么不跟staff桑说啊?”“因为我吃了staff给亮的巧克力......yasu看到了没出卖我,所以我就......”大仓的声音越来越小。横山笑了一声,又指了指大仓的领口,锦户仔细看了一眼,“啊!”了一声站了起来。

“我就说怎么只有我没拿到巧克力,原来是你吃的!喂大仓!”

9 责罚

“我再也不立flag了!那时候不该诚实地和横山君说《胖胖哒》很哈子卡西的!”

大仓忠义仰头对天哀嚎。
安田拍了拍他的左肩膀,“没事的秋葵,还有我陪你呢”“是大仓!”丸山也走过来默默地拍了拍他的右肩膀“没关系的,你看我和亮酱,”被提到的锦户诚恳的点了点头,“那么哈子卡西的惩罚游戏都撑过来了,小仓你也可以的”“是大仓啊!”渋谷从背后幽幽飘过“说的对,24小时同居的冷水池我也撑过来了啊大久保”“都说了是大仓!”村上也走过来“是啊,babun attack也撑过来了呢,小忠”“是大——哦是小忠没错。你们这样说我觉得很安慰——才怪啊!yasu你根本不觉得哈子卡西吧!maru你根本就是一个惩罚借着另一个啊!subaru我们是一起进冷水池的啊!信酱你可以不要提醒我我们还要做babun attack吗!”

大家面面相觑,摇摇头走开了,yasu说着“不去吃饭吗”蹦蹦跳跳跟了上去,横山故意慢腾腾的走在最后,冷笑一声:“好啦,打起精神来,去吃饭吧,我相信你没有做不到的事的,大久保”“是大仓!还有你这个梗Subaru说过了啊!”

10 围巾

冬季特刊拍摄的现场,在摄像师与镜头的注视下,樱井翔和松本润摆着完美的表情为对方戴着围巾。镜头看不见的地方,樱井翔稍微凑近了松润,超小音量的说“松润,你是不是在我的荞麦面外卖里放了香菜!”松润立刻超级坦然的回答“是的就是我。你试一下其实香菜很好吃——”

“不————!就算山崩地裂海枯石烂我也不会吃香菜的!!你不要妄想了!”

瞬间死寂的屋子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盯着樱井翔,回音仿佛仍在摄影棚回荡。

松润忍着笑:“哦……哦,不吃就不吃呗。”

樱井翔狠狠的拉紧了手里的围巾。

11 住院部

大仓忠义在病床上对着演唱会dvd哭泣不止。

护士默默给他调好了点滴的速度,悄悄离开了房间,然后表情十分复杂的对护士站的同事说:“大仓先生真不一般,他今天吃了五个苹果……”

12 磨菜刀

二宫和也心惊胆战的坐在杰尼斯的会议厅里,看着丸山在他面前磨了十五分钟的刀。

丸山非常认真,而他不明所以,甚至有点害怕。然而自家的队员们都聚在各处和前辈后辈们闲聊。大仓和大野不知在聊什么非常起劲不停发出笑声,他默默在心里诅咒大仓下一顿吃到积食。而相叶雅纪混在渋谷和横山中间一起激烈的讨论着游戏,这让他再次怀疑起了很多东西,比如杰尼斯的性质,新游戏发售日的排队方法,人生的真谛,火龙果是红的还是白的好吃.......

丸山举起被磨的亮晶晶的菜刀跳了起来。二宫吓了一跳,抬头看着丸山,紧张地吞了吞口水。

丸山把刀子在空中转了一圈,开心的说了一句:

“有了这把刀就可以做粕汁了!我爱杰尼斯!”

锦户在旁边啪啪啪鼓起掌来。然后他靠过来对着二宫说:“二宫君我跟你说,maru做的粕汁超级好吃的。”“哦.....哦,是吗.......”“是的,我可以保证真的很好吃。诶,二宫君你怎么了,脸色有点.....没事吧?”

二宫擦了擦汗“没事,什么都没有,就是空调稍微有点热,哈,哈哈。。”

13 赌注

我赢了。锦户比智君黑了。”

二宫不甘心的拿出了两张钞票和一张代金券塞给了樱井翔。

一旁的松本润和相叶雅纪目瞪口呆。松本仔细看了钱的真假,而相叶选择先看代金券是什么。

高级自助餐厅优惠券。

哦。

14 霸王餐

“你们可以不要这么表现出要这么主动在我家吃晚饭的样子吗?”松本润抄着锅铲,对桌子边趴着的一个小个子和一个大个子说。

“可是o酱一直说松润君做饭超好吃的。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就让我尝尝嘛。”“是啊小润,小忠可能是他们团最会做饭的了,就当是交流嘛。”

松润勉强的点了点头,在刚盛好准备洗的米里又加了一把。

15 烟瘾

丸山目瞪口呆的看着在阳台蹲成一排抽烟的6个人。

“在干嘛?”

“烟瘾突然犯了。奇怪明明好久没抽了啊。”

“yasu烟瘾犯了,我看到他那个样子也烟瘾发作……”

“我去阳台接个电话,片场打过来的,结果发现他们俩蹲在这儿。”

“我只想吹吹风,他们三个排成一行……”

渋谷一句话没说,只是摊了摊手。

村上扭头看他,一脸无辜,“我看他们不见了然后来找……”

“好了我知道了,口香糖。”他打断了这个没完没了的自白模式,把刚买的一整包口香糖全递了过去。

16 牙疼

横山捂住牙齿喊:“不好!知觉过敏了!!!”

安田立刻递过去热水吐槽“就和yokocho说了不要吃那么多冰淇淋了……等等信酱你怎么也?”

村上表情扭曲,嘴里还在嘟嘟囔囔:“这个实在太好吃了嘛……”

17楼上浇花

“松润……你……真够倒霉的啊……”

四个人对着唯有头顶淋的透湿的松本润狂笑起来。

18 冷笑话

丸山隆平的一发技进行中或结束后一定会响起的大仓忠义的笑声。

btw,我基本都笑出来了的。

——by一个普通的eighter

19 幼年记忆

“果咩subaru君,我对你小时候超受同班女生欢迎的历史已经没兴趣听了,我是被杰尼斯们包围着长大的好吗。你不是答应讲点特别的吗!”

“哦……那毛毛虫突然落到脖子上还趴了一个小时然后被我抓下来的经历锦户你有兴趣吗。我很乐意讲的。”

“……抖s吗”

20 破相

“冷静点相叶桑,花粉不会真的让你破相的,只是暂时性的稍微浮肿而已。你看看隔壁的subaru,都肿成两个樱井翔了,现在还不是瘦回0.8个你,你比他们都厉害,一定没关系的。”

二宫和也对因为花粉症擦鼻涕擦破了鼻子表面而沮丧不已的相叶说。

21 种子

【该条搜索结果因相关法律法规不允许显示】

第n次搜索失败的安田章大摔了鼠标:“我是要买花种啊!搜索引擎你到底在误会什么啊!”

22 喂食

相叶来吃这个,张嘴——”“哇这个好吃!唔卖!”“哇nino试试这个,肉——”“超唔卖!thanks J!”

看着对面沉迷打游戏的相叶和二宫在松本润的投喂下满足的表情,大野智感慨着“今天也是感情这么好啊——”举起了勺子:“翔君,来尝尝这个——”“智君快停下我不要吃香菜啊!”

23 酒后驾车

“犯法。我帮你叫了代驾。”村上一边把喝醉的丸山塞进汽车后座一边干脆利落的说,“哦当然如果你要开那个[车]我是不会阻止你的大作家,不要再写我的同人文就好。”

喝醉的丸山摆摆手“写在上面总行了吧”

然后他收获了一记重拳和一个月的噩梦。

24 破了的安/全/套

“为什么乐屋里会有这种东西啊!!!”刚刚走进乐屋还没坐下来的村上信五,指着自己常坐的座位上一个明显严重破损的安[哔——]套,对着成员们怒吼。

安田和大仓肩并肩从杂志上抬起头来一脸纯良地看着他,丸山格外乖巧安静的坐在茶几边对着茶几一脸沉思,渋谷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又继续盯着天花板,横山推了推眼镜避开了对视。村上冲着锦户亮猛一挥手“亮你说!到底是谁搞的!”锦户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你问问maru......”

丸山猛地抬起头来左顾右盼,然而其他人看杂志的看杂志,看天花板的看天花板。他苦着脸小声说了一句被背叛了,鼓起勇气直视村上,小声的讪笑着说“信,信酱,你不要误会,那,那个是干净的!这个....这个还是很,很——”村上走过去猛拍了一下他的头“说重点!”

丸山猛吸了一口气,大声说“我们在比赛吹安全套吹满以后放开看谁的飞的远我不小心吹破了刚好飞到你座位那里还没捡起来你就进来了subaru那儿还有一个多出来的,你,你要不要加入?”

25 福尔马林

“formalin是什么?”“地名吧。欧洲的小镇之类的。”

“是什么?”“英国总统。”

“别闹了,是什么?”“新出的外国时装品牌?”

“是什么?”“推理小说作家。”

“什么?”“能吃吗?”

正走进来的锦户语气一反常态的宠溺:“当然了,一生只能吃一次哦小傻瓜。”

26 削水果

“非常感谢在便当里准备削好的水果的staff呢~”大野智对着采访记者笑眯眯的说着。

因为这样翔君和润君就不会因为苹果的最佳削法而争论不休了。

他在心里补充。

27 友人以上恋人未满

“我们今年主推kurasuba好了。之前没怎么推过,今年试试如何。”

渋谷露出了一个十足兵库北的笑容,对旁边的村上说:“我怀疑yoko连他自己的同人都看。”

村上十分平静,甚至带着一丝微笑:“只要他没自己写就行。”

28 落汤鸡

和大野相约去海钓的丸山,在甲板上接受狂风暴雨的洗礼时,猛地回想起了番组上场前被staff拉到一个奇怪的房间里拿着花洒从头到脚淋湿时的恐惧。

唉,已经五天没有回去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担心呢。

29 香水

走上L.A的红地毯前,渋谷深深呼吸了一口美国的空气,对大仓说,“大仓你那个能让心情放松的香氛呢,拿出来喷点。”

大仓梦游一般从包里掏出了喷雾,对着空气中猛喷了几下。两个人猛吸了几口,然后摆出了爱豆露标配的完美笑容,走进了摄像机密布的范围。

杰尼斯的爱豆露,永远不会认输。

30 梦中的婚礼

横山迷茫的站在自己婚礼的现场的正中央。

他完全不清楚状况。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他不禁又思考起了这三个永恒的生命与哲学的题目。

二宫和也正好走过来祝福他新婚,还递给他一个礼金信封。他神情恍惚的打开了,看到了两张泰铢。泰国朋友锦户这时紧跟着走过来,递给他另一个信封,他打开以后,里面有两张福泽谕吉。然后锦户把冲浪板交给了他,对他说了句萨瓦迪卡。他摇了摇头,锦户眼泪汪汪的怒吼了一句“你难道不认为香蕉汁是婚礼最好的饮品吗,你居然用了鲜牛奶”,他赶紧接过冲浪板,安抚的表示他会常去冲浪的。

这时有人拍了两下手,会场安静下来,主持人樱井翔走了出来——他刚刚吃光了所有的扇贝,好在主厨大仓准备了足够多的拉面,让来宾不至于饿肚子——拿着话筒说“调子如何下方的观众”,小女孩们都在小声说着“樱井翔好帅”他只觉得樱井翔西服的颜色也如同洗好的扇贝。开场白后浑身闪着金光的takatsu king从后台登场,然后disco star从天而降,他们俩来了段激烈的rap battle,顿时全场的气氛热烈到了极点 。

然后在主持人的努力下,戴着长颈鹿头套的subaru登台,唱起了婚礼进行曲。动听的歌声里,新娘挎着父亲的手臂登场。看到浑身蓝色运动服,带着墨镜头上系蓝色丝带的O.S登场时横山一口口水呛在了喉咙里。

——是你啊!

他在心里疯狂的咆哮。

证婚人DJ.MJ抹着眼泪,向大家宣读和展示了他们的结婚证书。修女丸山隆平也抹着眼泪,从金刚芭比一般的黑色罩衫下抽出一本圣经,深情款款的说:“不用读了,我知道你们愿意。大仓好像饿了,不如先切蛋糕吧。”

他看着黑色的布丁堆成的墨镜形状的蛋糕,陷入了深深的疑虑。龟梨和也捧着装戒指的盘子走过来时,他觉得有一两秒好像回到了正常的世界,但第三秒还没过,长的和森进一一模一样的安田不知从哪儿冲出来放了个礼炮,木鱼花和海苔末撒了他一身。然后在欢呼声中,修女丸山带着大家一起唱起了欢快的歌,在那个悠扬的旋律中,仿佛世界上的一切都变得轻快而美好——

——不对!!!这不是U字水槽吗!!!

横山裕大喊着从梦中惊醒。

他静坐了一会儿。飞快的心跳渐渐平静了下来,他抹了抹头上的汗,自言自语。

“mmp,幸好只是个梦。”